低油价冲击非洲国家财政 资源诅咒噩梦四十年不散

(原标题:低油价冲击非洲国家财政,“资源诅咒”噩梦四十年不散)

4月13日,受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石油生产盟友达成减产消息提振,国际油价亚市13日早盘走高,WTI原油期货开盘跳涨8%,上破24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大涨超5%,升破34美元/桶。

但这仍无法掩盖3月以来国际油价重挫的事实。因需求下降和沙特与俄罗斯之间的油价大战,仅仅3月一个月,国际油价就重挫了约30%,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

当市场聚焦在沙特、俄罗斯与美国等身上之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下称“报告”)提醒,不应忽视油价下挫对非洲石油出口国的打击。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致使非洲原油等商品出口收入承压。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许勤华认为,之所以非洲原油等商品出口收入下降,其原因在于新冠肺炎疫情极大地打击了本已动力不足的全球需求。此外,她认为非洲石油出口国也将选择如何适应全球能源地缘政治的大动荡大转型,进而选边站队。

不应忽视油价下挫对非洲石油出口国的打击

不应忽视油价下挫对非洲石油出口国的打击

非洲原油等商品出口收入承压

相较于沙特、俄罗斯与美国等国,IMF的报告认为,疫情对非洲原油等商品出口的打击更为严重。

其中的一个原因在于,非洲石油出口国更难以承受低油价的打击。进入3月以来,布伦特原油的价格徘徊在33美元/桶上下,这使得大多数非洲石油出口国都“入不敷出”。

从现金流成本的角度来看,多数非洲石油出口国的现金流成本过高,需要15~30美元/桶。在原油价格方面,近日尼日利亚的原油价格都是布伦特现货价格减贴水,而布伦特现货(DTD Brent)价格却仅为20美元/桶。相比较来看,沙特和俄罗斯的现金流成本更低,沙特的现金流成本约为9美元/桶,俄罗斯的现金流成本约16美元/桶。

从盈亏平衡的角度来看,多数非洲石油出口国需要至少保持在100美元/桶的水平,其中尼日利亚和安哥拉需要保持110美元/桶和94美元/桶的水平。而沙特和俄罗斯仅需要保持80美元/桶和40美元/桶的油价即可维持盈亏平衡。

报告预计,今年非洲燃料出口收入将减少约1010亿美元,非洲石油出口国的收入减少650亿美元。其中,尼日利亚受到的损失尤为严重,减少的原油出口额预计在140亿至190亿美元之间。报告估计,受疫情影响,撒哈拉以南的石油出口国经济增长可能会下降7%。

在原油价格下降背后,又是什么打压了非洲国家的石油出口?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副研究员孙溯源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其中最直接的原因在于全球需求萎缩。

此前,OPEC等机构普遍预计此次疫情将减少全球2000~2500万桶/日的原油需求,占全球原油总需求的近四分之一。但从目前的供求速度来看,2020年上半年原油库存将增加18亿桶,剩余的存储空间仅有16亿桶,这就意味着,在三个月后,世界将无处存放石油。

此外,孙溯源表示,另需关注两个因素:其一,疫情仍在非洲石油出口国蔓延;其二,受OPEC加减产协议的规定,非洲成员国也要减产。

在减产方面,9日举行的OPEC+机制紧急会议上,尼日利亚石油部长西尔瓦(Timipre Sylva)表达了尼日利亚的初步减产意向。尼日利亚决定将于5~6月减产约40万桶/日,在协议中的相对应阶段,尼日利亚的石油产量将分别是141.2万桶/日,149.5万桶/日和157.9万桶/日。

部分非洲国家石油出口占总出口和GDP比重示意   来源: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

部分非洲国家石油出口占总出口和GDP比重示意 来源: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

将引发怎样的连锁反应?

石油产业对非洲资源国的经济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以尼日利亚和安哥拉为例,尼日利亚政府税收的95%和80%都依赖石油出口。安哥拉能源产业约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一半,占出口总收入的90%以上。石油收入锐减,将对其经济产生怎样的连锁反应?

对此,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中方主任、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唐晓阳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对非洲石油出口国来说,其经济收入大幅减少,将导致货币剧烈贬值。这些国家需要借款以渡过难关,但油价下跌让他们难以有足够资源担保,最后可能导致借款成本上升。

近日,尼日利亚财长已表示,若油价持续低迷,将考虑进一步贬值本国货币奈拉。安哥拉总统洛伦索也已向IMF求援,希望IMF对其提供帮助。对此,包括IMF在内的多家国际金融机构也已表示,将在最近几周向非洲国家提供数十亿美元的紧急信贷支持,并呼吁减轻双边债务。

不过,评级机构惠誉提醒,如果油价持续下跌,将会拉低财政状况较弱的石油出口国的主权评级。

在货币贬值和借款成本上升之外,非洲经济委员会(ECA)执行秘书松圭表示,不应忽视石油出口减少对非洲各国政府带来的财政压力。

据非洲各国政府数据,尼日利亚、安哥拉与阿尔及利亚2020年的财政预算分别是按照每桶57美元、55美元和60美元的国际油价制定的,这也就意味着近期石油价格下挫为其财政收入带来了巨大亏空。高盛估计,疫情将导致非洲各国政府产生750~80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实际上,石油价格下挫,对非洲石油出口国经济带来的连环打击已非首次。其中一个记忆犹新的例子是:上世纪80年代油价下跌,使得尼日利亚的石油出口由1980年259亿美元的最高峰下滑至1986年的51亿美元,这也使得本国货币奈拉大幅贬值、物价成本上涨。上世纪70年代,尼日利亚曾一度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在80年代中期后成为低收入国家。

相比历次石油危机,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对非洲石油出口国的打击又有何异同?

评论

[!--temp.www_96kaifa_com_cy--]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temp.www_96kaifa_com_footer--]